我的精神总是受着眩晕的骚扰,
看见的是嫉妒着虚无的麻木。
我爱魔王我要搞他
是个快要从Hcy48爬走的人

记梗

魔王和主教的故事


想写就写下去,有人和我一起磕这对吗x


占tag抱歉.有人说我就删



      主教低垂着头,看见魔王的手搭在教堂后面的墓地上斑驳的十字架,黑色的乌鸦安静乖巧的靠在他的手边。


      “你宁可用尽你智慧,不教他白首下阴间?”魔王的声音带着恶质的笑意,又像是漫不经心带着轻蔑。“这不是你的神告诉他们的吗?”

随手4.15

看了一天教父的脑洞,给别人看的就不想打tag了,心情好了再继续写

        “教父,我不能安静的谈谈吗。”男人几乎掩饰不住自己的厌恶看向魔王,他的声音细小的控诉,斥责魔王手上的脏血和近乎无礼的笑容,嫌弃他身上的霉味。

        “真的吗?”主唱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缩回来,坐在椅子上向后仰去看向站在阴影里的魔王,笑了笑示意魔王握住他的手腕“我信任他,爱他胜过我的兄弟,你来请求我兑现我的友谊,他的手上也许会沾上你的,或者是你的仇人的血液。是吗?魔王...

[魔主] Lazarus

   西幻Au 魔王x吟游诗人主唱
   其实魔主魔无差    
   只是一个原本要写的长篇小小小片段,前面的故事我懒得写了。
   看懂了标题就懂了后来的故事,我也懒得写了。
   送给 @博弈论 要是喜欢就最好了

        年轻时作为一名酒馆的学徒,我总是乐于在老板看不见的时候向客人们炫耀那些听来的故事。有一次我有幸遇见了那位传说中将魔王骗出他的黑暗森林,并将他放逐的那...

【水仙】自深深处

主教x魔王x主教

    只是一句祷告时常说的话。实际上没什么关系没有我只是不会取名字

       一小时一边听课一边摸鱼产物,要是大家都觉的菜我就删

魔王:

        魔王的手被钉在木头的十字架上,他发现自己面前的主教的眼神放空全部停留在顺着手腕一点一点滑下的黑色的血液。

        他动了动,将身体的重心换到另一只脚,看着主教低垂的眉眼突然没...

【最吉】循环的夏季

    半夜三点用一个小时码出来的一个脑洞,趁早上醒了迷迷糊糊羞耻心还没死透发出来

     瞎起题目

    我流ooc最吉 角色属于小高 小高属于天空

     梗:如果不说出来的话,这个夏天就不会结束

        王马小吉发现自己在一个夏天循环里,燥热的夏季一点一点过去,而他一次一次看着最原终一的侧脸酝酿表达爱意的词汇,每次都无疾而终。

   ...

【双鬼】漆黑的海上

[双鬼] 漆黑的海上


    关于双鬼的那个脑洞,一直想要好好认真写的双鬼温柔的日常。

    题目来自丁可《漆黑的海上》一点关系都没有[。

    OOC有,小心啊


     Note:李轩多梦又浅眠,吴羽策不愧是他的好搭档,总是睡得又沉又安静。


       第一阵鬼李轩总是多梦,既有过梦见他们得到了冠军,...

[鲶骨] In dreams

*BE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BE.BE.BE【某种意义上也算是HE啦[。

*猛鬼街paro.只是一个没有头只有结尾的片段.

*OOC有.不怎么成功的暴力与死亡描写也有

*我觉得梗挺好的就是可惜了我写不到电影那么吸引人...。

*翻出来半年前的坑,不喜欢的话拒绝暴力.拒绝暴力。顺便给双生迟了五个月的生贺.手动微笑

*[我好想看评论喔]

       

       
       ...

【鲶骨鲶】隐藏在眼中的你

  还是小短篇,写的开心就好x 哎我终于想出来了个名字

鲶骨鲶真好啊

话说回来我写了什么 

OOC可能有 有点晚了看的电脑头疼提出我改


     “鲶尾哥是不是和骨喰哥吵架了啊”乱十分不文雅的反坐在主给药研带来的转椅上,一手拿着糖一手撩着自己头发,无视了药研的眼神继续絮絮叨叨。“骨哥好久都没怎么和鲶尾哥说话了,鲶尾哥马当番都不怎么开心。”

      “平时都没见乱这么细心。”药研把药整整齐齐码好撇了乱一眼“我们就别操心...

【鲶骨鲶】关于手甲的脑洞【今天的我也是想不出标题

    关于【那个手甲一个人怎么带嘛肯定是双子互相系的!!】这样的脑洞

    我小学写作文好像都没卡成这样。快两小时才400+

    本来就一句话的脑洞你们凑合着看吧x


    骨喰在苦恼着,关于手甲的问题。

    单手无法系紧的结一次又一次松开,每次只能苦恼的看着手甲随着动作松动掉落在地上。怎么办。斩杀无数的刀会被这种问题困扰。...

火(标题废

都是bug的骨鲶骨
又一次死在结尾啦ˊ_>ˋ
OOC会有请不要殴打我
排版君已死


        火.
        鲶尾斜靠在已经变得温热的木头柱子上看着火在狭小的空间里蔓延,被烧灼着发出噼啪炸裂声的木制房顶.映出火焰形状不一会被吞噬在火里的纸窗。不知道是火焰带来的热气还是眼里忍住无法落下更无法扑灭大火的水。一切都变的模糊不清。
       “一期哥。骨喰。”嘶哑的喉咙生疼.汗水混合血液从额头上流下.颤抖着摸索抓住身边早已闭上眼睛的骨喰的手发现黏黏糊糊一手的鲜血,...

© Larrie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